最近阅读 个人中心 | 导航
背景: 字体:

庄子:武侠小说第一人

更新时间:2012-06-14 20:24:49字数:
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”,诸子百家留给中华民族太多的珍宝,而庄子是其中最为特殊的一颗。那些短小的故事、寓言只有耐心品味、细细研读才能够领悟其中的妙处。梦里不知身是客人,醒来方知我非鱼。《化蝶:庄子的密码》一书,对庄子作出了趣味解读,带领读者穿越古今。

老庄是武侠小说的源头

老庄学说是中华武学的主要源头,也是中国武侠小说、武侠电影的重要思想源泉。《老子》和《庄子》这两部经典,就如两座蕴藏丰富的金矿。中华武学中的气功,其中的踵息法、缘督以为经等皆源自《庄子》。《庄子》“杂篇”中的《说剑》,则是史上最早的武侠小说。

《说剑》故事大意说的是赵文王喜欢剑,整天与剑士为伍而不料理朝政,庄子受太子悝之托,前往游说赵文王停止比剑。在太子悝的包装下,庄子打扮成了武功高超的名剑客晋见赵文王,自称能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。唐代诗人李白的《侠客行》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,就是引自庄子。“千里不留行”形容所向无敌,行千里而不受阻碍。赵文王大喜,以为结识到了“天下无敌”的高手。看来他期待一场真正的武林大会已经很久了。于是他先在门下的三千食客中进行了为期7天的选拔赛。刀剑无情,在死伤六十余人后,赵文王选出五六名种子选手,等待与庄子过招。

在这巅峰对决一触即发的最后时刻,赵文王问了庄子一句:“先生所习惯使用的宝剑,长短怎么样?(夫子所御杖,长短何如?)”庄子抓住了这句话,巧妙地回复说,“我的剑术长短都适应。不过我有三种剑,任凭大王选用,请让我先作些说明然后再行比试(臣之所奉皆可。然臣有三剑,唯王所用,请先言而后试。)”接下来情势陡转,庄子利用他的辩才无碍,将“比剑”转换为了“论剑”,说剑有三种,即天子之剑,诸侯之剑和庶民之剑,委婉地指出赵文王的比剑行为实际上是庶民之剑,而不是天子之剑。结果,赵文王面有愧色,若有所思。武林大会取消,三月不出宫门。门下剑客全体失业,伏剑自杀。

庄子真是讲故事的高手。《说剑》全文不长,约1000余字,在叙述到庄子晋见赵文王时,其“入殿门不趋,见王不拜”,自恃名剑风流,真是Hold(掌控)住了全场。赵文王问他:“子欲何以教寡人,使太子先?”(大意是:先生有什么可以指教寡王,而且让太子先作引荐?)这一句是全篇的文眼,为后文的庄子说剑不比剑打下了伏笔。庄子当时的寥寥数语,道出了剑客的用剑之道:“夫为剑者,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后之以发,先之以至。”

这是庄子与赵文王的首度见面。他取得了赵文王的完全信任:一、相信他是一流的剑术高手,水平之高,或是“天下无敌”;二、好吃好喝好招待,安排入住国宾馆;三、内部选拔赛布置下去,庄子则直接进总决赛。

总决赛之日,也就是庄子与赵文王的二度见面。在这一次的会面中,庄子剑未出鞘,就以天子剑、诸侯剑、庶人剑的“三剑说”,成功说服了赵文王不要再沉迷于“斗鸡”般的庶人比剑,而要取法天下,顺其自然,这才是上乘的剑道,也就是“天子剑”与“诸侯剑”。

最后说一下,关于《说剑》篇,历来争议颇多。自从宋代的大文豪苏东坡说“至于《让王》、《说剑》,皆浅陋不入于道。” 于是人们多将其认定是一伪作,是假托庄子之名的战国某策士之文。其实,是不是伪作,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。但笔者认为,《说剑》中的庄子,还是内篇中的那个无为无己的庄子。庄子为赵文王说剑一事,其主旨在于说明为政当无事,无为而治才是最好的治理。仔细品读之,无论是其艺术价值还是思想价值,一点儿也不浅陋。

《庄子》中有写好文章的秘诀

如果有人以功利的目的来问,读《庄子》有什么显而易见的好处,我会毫不思索地告诉他:作为一个中国人,读《庄子》可以让你明白什么是好的文章,什么是文学的语言。作为一个以汉语为母语和主要工作语言的人,如果要写好文章,不熟读《庄子》怎么行?

中国文学史上至少有三位大文学家说过类似的话。一位是唐代的柳宗元,一位是北宋的苏东坡,一位是清初的金圣叹。柳宗元论文,说要“参之《庄》《老》,以肆其端”;苏东坡主张,只有把《庄子》《孟子》与《史记》这三部书背熟,才能做得大文章。在这三部书里,他最喜《庄子》:“吾昔有见于中,口未能言,今见《庄子》,得吾心矣!”而以特立独行著称的金圣叹,更是将《庄子》列为他选定的“六才子书”之首。金圣叹所说的“六才子”,是指庄周、屈原、司马迁、杜甫、施耐庵、王实甫。所说的六才子书,就是《庄子》、《离骚》、《史记》、杜诗、《水浒传》和《西厢记》。金圣叹认为天下文章的写法尽在这“六才子书”里,主张用“六才子书”来代替儒家的“六经”作为童蒙课本。

坊间提到庄子的文章写得好,一般多会引用鲁迅在《汉文学史纲要》中对庄子的评语:“其文汪洋辟阖,仪态万方,晚周诸子之作,莫能先也。”或者是郭沫若在《鲁迅与庄子》中对庄子的赞叹:“秦汉以来的一部中国文学史,差不多强半是在他的影响下发展。”却鲜有人提及有“民国第一才子”之称的大学者钱钟书,其传世巨著《管锥编》书名,就是源自《庄子》秋水篇中“用管窥天,用锥指地”一语。可见钱能写得一手好文章,不知有多少功夫是涵养于《庄子》。司马长风在《中国新文学史》中说钱钟书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两个“狂人”之一,他的狂,狂在才气,狂得汪洋恣肆,颇类古代庄生。

怎样才能把文章写好?三十三篇《庄子》中自有秘诀。苏东坡云,要做得大文章,须学庄子。我们可以枚举庄子内七篇之首《逍遥游》,稍作讲评。其行文“忽有叙事,忽而引证,忽有譬喻,忽而议论。以为断而非断,以为续而非续,以为复而非复。只有云气空蒙,往返纸上,顷刻之间顿成异观”(清·林云铭《庄子因》),形散而神不散。其语言诸如篇中描述鲲鹏之大、蜩与学鸠的嘲笑、尧与许由的对话以及藐姑射山之神人,汪洋恣肆,奇诡谲怪,自由洒脱。
 

赞助商广告:

优秀作品推荐

  • 莫愁儿女

    莫愁儿女
  • 骰子混混太子

    骰子混混太子
  • 神偷小千

    神偷小千
  • 灵天幻刃

    灵天幻刃
  • 神奇阿扇

    神奇阿扇
  • 擎天一木剑

    擎天一木剑
  • 赞助商广告:

    亿万先生注册